• <noscript id="wqwe6"></noscript>
    <blockquote id="wqwe6"><noscript id="wqwe6"></noscript></blockquote>
  • <tbody id="wqwe6"><center id="wqwe6"></center></tbody>
  • 鐫刻在黨旗下的戰“疫”男兒情
    ——記十一局四公司抗疫援建一線的優秀黨員

    來源:本站原創?作者:金大成?肖帆??時間:2020-03-26?【字體:??

    疾風知勁草,烈火煉真金。越是關鍵時刻,越能檢驗初心使命,越能看出黨性成色。在這場疫情防控阻擊戰中,十一局四公司廣大黨員干部始終沖鋒在第一線、戰斗在最前沿,他們在抗疫援建一線上并肩作戰、協作配合,相互支撐挺過了日日夜夜。他們或是戰友、或者兄弟,又或是父子,他們都有一個相同身份:共產黨員!

    “肖大哥是我的生死之交!”

    十一局四公司“抗疫戰士”霍強最近被各路媒體爭相報道,而與他同樣12次沖鋒陷陣,鼓勵他、陪伴他、支持他的便是肖帆。

    肖帆,十一局四公司黨委宣傳部部長。1月26日大年初二,他接到支援武漢雷神山醫院建設任務后,便二話不說從孝感老家趕到了武漢光谷綜合體項目部,他本想著要把前線最新動態消息做好宣傳,可在缺人缺物的實際情況下,肖帆開始更多地做起了“戰疫指導員”工作。

    “我們今天搬家的確給大家帶來不便,但想想前方那么多病人的實際需要,犧牲一點點換取更大的勝利,這是值得的。”

    “請相信十一局,永遠不會不管大家的,我們正在想辦法把大家安頓好,請大家放心。”

    在突擊援建的日子里,肖帆又撿起了基層書記的“老本行”,多次對突擊隊成員和施工隊工人都做起了思想工作,幫助他們克服恐懼、擺正心態,為前期突擊隊的沖鋒援建擰緊了思想關。

    一邊支持一線援建工作,一邊不忘自己的主責主業。肖帆遠程指揮十一局四公司宣傳部,有序部署、各司其職,刊發抗疫、復工等稿件共計57篇,微信發布52篇,肖帆自己撰稿了其中最重要的8篇一線援建的新聞稿,并提供數十次照片、視頻等第一手新聞素材,其中僅1月30日光谷綜合體的搬家視頻在新華社微博、國資小新、環球雜志微博等新媒體刊發,點擊率達2千多萬,在股份公司微信、微博、抖音、快手共計50條;省部級及以上政府、門戶或中央主流媒體官方新媒體主賬號發布39條。

    那日,霍強見肖帆午飯剩了半個饅頭,又來“挖苦”他,“平日里吃那么香,今天吃膩了?”

    “不是,老弟,我……”肖帆吞吞吐吐道。

    “嗯?你今兒咋了,臉色不太好啊!”霍強焦急地說。

    “唉,老毛病了,去年檢查有5項指標不合格,時不時會肚子疼,沒啥大事。饅頭我留著晚上吃的……”

    “我帶你去醫院!”霍強二話不說要抄起他。

    “別折騰了,沒啥大事兒,我心里清楚地很,現在去醫院不是給人家添亂嗎?你這24小時待命的‘指揮官’要把精力放在正道上!”肖帆揉揉肚子,反倒安慰起霍強。

    就這樣,從1月26日到3月6日共計40余天的時間,帶病堅守一線的肖帆,與霍強一起參與了所有的12次十一局四公司主建、牽頭組織或突擊任務,霍強白天盯著施工人員作業,肖帆夜里負責值班保障后勤,他們奮戰在一起,互相配合、互相支持,相得益彰。從大年正月初二開始,他們就離開父母、妻兒,自我隔離在四公司武漢光谷綜合體項目簡陋的活動板房里,封城前期,人力物力都較為緊張,沒有廚師,只能自己煮豆絲和面條,想念父母妻兒,只能通過手機視頻給家人報一聲平安。

    “好不容易過個年,誰不想好好陪陪家人?但一想到跟家人相處還有很多機會,援建任務時不我待,作為黨員,這點覺悟,咱們還是有的。”肖帆笑著說道。

    在一旁的霍強聽到,也笑著打岔,“明年我肯定去你家過年,火山神、雷神山都是咱倆一起去的,這是生死之交啊,以后你家人也是我的家人啦!”一旁的兄弟們都被這感情真摯的“玩笑話”逗樂了。

    鐵軍中的“紅色兄弟連”

    1月30日,武漢事業部黨員錢元駿和余超第一次馳援火神山,隨即與在場的黨員同志一起組建起“黨員突擊隊”,并先后10多次順利完成援建方艙、隔離施工等任務,主動扛起了為生命筑巢的大旗。

    由于疫情特殊時期,在漢項目不能保證各崗位人員完全整齊,臨時組建的黨員突擊隊也是“東拼西湊”,年承攬數億的公司武漢事業部,一夜之間和在漢項目臨時組成黨員突擊隊;曾經的項目招標人,搖身一變,迅速成為協調員和搬運工。“平時我們事業部都是跑業務,簽合同啊,招投標啊,突然重干老本行,干起技術員的工作,又是這么重要的使命,你要說不忐忑,是不可能的。”余超說。

    可如果因此小看他們,那就大錯特錯了!

    3月4日凌晨,數百輛裝載著集裝箱的大貨車駛向蔡甸區東荊河方向。清晨6時,十一局四公司抗疫黨員突擊隊已等候多時,大門一開,突擊隊立即行動,將先前抵達的300個集裝箱全部有序卸下,這個過程,僅僅花費了3個小時。

    到3月5日18時,十一局四公司完成了300個集裝箱吊裝,室內隔板3000余平米,門洞切割300余個,安裝門300膛及插銷,以及210個窗戶修整或更換;完成所有的醫院外圍防護網1000余米安裝;完成300多個消防器材和消防栓安裝等工作。

    “雖然時間緊迫,但我們在快而有序的基礎上還要做到保質保量。這都是給人住的,不能在我們手里造成一丁點兒損壞。”錢元駿說。“幸好咱們黨員突擊隊已經磨合一個月了,彼此熟悉、合作緊密,現在我看見余超、余高銀這群人啊,比我自己親兄弟都親,太靠譜了!”

    這群信仰堅定、作風頑強,感情比親兄弟還親的鐵建黨員,在40多天里,組建里一支值得信賴的“紅色兄弟連”。他們義無反顧地沖在湖北武漢抗疫一線,用行動詮釋了什么是一個共產黨員的初心和使命,他們在火神山醫院現場2天1夜的突擊施工,在武漢國際會展中心方艙醫院、武漢客廳方艙醫院的連軸轉,他們堅守一線、不舍晝夜、協調統一,全力做好現場指揮和各項后勤保障工作。“紅色兄弟連”的無私奉獻和高效施工,為各項抗疫建設任務如期交付使用立下了汗馬功勞,同時,更為武漢身患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者帶來光明和希望。

    “我爸是黨員,我也是黨員!”

    在東荊河隔離點建設指揮部,十一局四公司前線突擊隊里好像發出了“爭吵”的聲音。

    “小朱,你都值班一天一夜了,差不多可以回去休息了”該公司辦公室劉升琛主任說。

    “我還可以,早飯馬上到了,幾百張嘴可等著吃飯呢。”鄭萬二分部黨員朱海濤滿不在乎地說。

    “一會兒你爸也到現場了,有老朱,我們就不需要小朱啦。”劉主任開玩笑道。

    朱海濤卻“較真”起來,“我爸是黨員,我也是黨員,老朱能做的,小朱也一樣行!”

    在東荊河現場的三天里,朱海濤每天早上6點在早飯送來前,先到各工班測量登記所有個人體溫,7點前,他得和小伙伴們一起,把近千份飯有序發放給每個單位。作為項目工程部長,現場工作自然少不了他,一會兒拿尺子量圍擋、一會兒開電腦作繪圖,他自己也開玩笑說,“在咱們這隊伍里,大多數黨員都是身兼數職,技多不壓身啊”。

    俗語說:打虎親兄弟,上陣父子兵。兒子小朱在前方建設,父親老朱也沒閑著。作為基層黨組織副書記,朱振衛扎根基層多年,他當過兵,骨子里也有著軍人的執著,在接到“黨員到社區報道”的指示后,他便主動聯系社區工作人員,成為了武漢東湖技術高新區關山街長山社區一名防疫志愿者。社區嚴格管控,物業人員人手更顯緊張,加之社區大樓棟多,已經無法做到對各小區每棟樓層每日進行消殺。朱振衛同志知曉該情況后,主動請纓,擔負起小區內消毒工作。他嚴格按照社區要求,準時按點對小區樓棟進行消毒。每次消毒他要負責3棟樓,每棟29層,兩個單元。對電梯、樓道、公共區域消毒,20公斤的消毒器皿每次至少要背4個多小時。小區業主在群里對“朱大叔”特殊時期的無私大愛贊揚不已。

    3月6日上午,東荊河隔離點建設指揮部,朱海濤生平第一次給父親布置任務。“來,朱書記,這沓編碼交給你去貼了!中午就得交付了,你抓緊啊!”

    “保證完成任務!”朱振衛笑著接過兒子打印好的編碼,奔向工區,朱海濤則繼續在電腦前飛速敲打著交付作業圖的最后一稿。

    在家,他們是父子,在抗“疫”一線,他們是同事、是戰友。疫情當前,千千萬萬的黨員堅守在抗“疫”工作的最前沿,這些鐫刻在黨旗下的戰“疫”男兒情,至今激烈著一批又一批黨員同志投身到最偉大的事業。

    黨員肖帆測量工人體溫

    抗疫一線的黨員突擊隊

    黨員朱振衛在社區消毒

    抗疫父子朱振衛與朱海濤

    东京好运彩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